萝卜萝卜萝

渣渣写手,欢迎来撩

[杰园]一生挚爱

#严重ooc
#沙雕写手,文渣还玻璃心
#小甜饼请放心食用[bushi]  
#如果以上ok,请开始

        说个大实话。
        艾玛呆在庄园这么久,认识的人也就俩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是和她一起同来的医生艾米丽小姐,和一个……是本不应该结识的监管者杰克。
***
        作为一个迷路专业户,艾玛又一次成功的迷路在了庄园里。
        她疑惑的看着手中的地图,褐色的破布上交织着复杂的纹路,至少艾玛是这么认为的,这真的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。
      「真不知道弗雷迪先生是怎么找到路的」艾玛小声的嘟囔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非常无奈的挠了挠头,「呀,旁边的玫瑰花开的真茂盛」她惊讶的说「没想到这里还会有这种东西」。
        艾玛小心翼翼的拨开带有尖刺草丛,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进去,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这也就是美好的开始
        也是一切悲剧的起源
***
        那把椅子就如此的矗立在那里,如同玫瑰丛里的荆棘王座,本来想去解密码机的她突然改变了注意。
        拿起剪花的工具,不知道为什么异常兴奋,两只洁白的玉手稍稍粘上了几滴汗水,生疏的她开启了一趟意味不明的拆迁之旅。
当然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拆的太认真了,就连心跳声都没有发现。
***
       「呼呼……终于拆掉了。」艾玛气喘吁吁的抬起头,双手已经累到不想动,整个人都像一滩泥,塌在地上。
      「这位女士,擅自破坏我庄园的公共财产貌似不太好吧。」一声轻笑从艾玛的耳后传来,她浑身一怔,转身就想跑。
       「妈呀——不会就碰上监管者了吧!」她心想,额头上的水滴越来越多,手上的工具箱也有些拿不稳。
       「噗嗤」,又是一声浅笑传来,声音意外的迷人。但背后的人似乎没有想抓她的意愿,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那人第一次动了想要留人的冲动。
***
       「杰克先生,要一起来修玫瑰吗?」艾玛穿梭在玫瑰从中,皎洁的双手飞速的运动着,每一朵玫瑰花,都会被她精心的修理。
        自上次偶遇杰克先生后,他们俩意外的成了好友,每天一起修修玫瑰,看看落日,日子很是舒心。
      「好的,我亲爱的艾玛小姐。」杰克微微弯下腰,朝园丁敬了个宫廷礼,这认真的样子倒是把艾玛逗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轻轻的走到杰克身边,拿起了一朵红玫瑰,开玩笑似的说「喂杰克,你每天都陪着我,不会是喜欢我吧。」
        杰克没有做回答,谁都没有看到他面具下红透了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艾玛大笑起来,随及学着电视里求婚常用的戏法,单膝下跪,双手捧着玫瑰花,嘴里吐出一些令人遐想的词,
       「Can I get marry with you?」
       「我可以和你结婚吗?」
         杰克是真脸红了,从头到脚的那种,平生第一次,他开膛手杰克,从现场落荒而逃了。
***
         但幸福的日子不美满,就像上天给艾玛开的玩笑,小时候没了家庭,而长大后最亲密的杰克……也离开了她。
       「不——!为什么?」她在雨里大哭,毫无形象的坐在湿漉漉的地板上,怀中是已经冷去的尸体,没人知道他是何时去了的,脸上的面具以损落在旁,露出了那张绝色的脸庞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玫瑰谢了,花瓣飘落,这是他们无声的誓言。
      「你不是监管者吗,你不是不会死的吗!?为什么!为什么——!」她语无伦次的说着话,双手用力的摇着杰克的身躯,「求你……求你不要再走了啊……我真的真的没有别人了……呜……求你了杰克」
        头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巨伞,是鹿头,他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,跟艾玛说道「你不是要知道真相吗,好,跟我来……」
***
        艾玛坐上她那张充满玫瑰花香的小床,双腿无力的卷缩着,那双碧绿的宝石眼,已经没了往日的光彩。
        鹿头搬了一个椅子,坐在上面,并没有多说闲话,而是直奔了他的主题
「从前有个男孩」
「他父母都是猎人,一家人住在小木屋里,他很幸福」
「直到有一天,他被查出了癌症,活不过20,他的父母很心痛,但从此却更疼他了」
「但好景不长,父母被以前的仇家盯上了,双双被杀死,只留下他一人,他从此励志,要为父母报仇」
「可他,却身怀癌症,在他19岁时,他找到了这个庄园,也找到了这里面隐藏的巫师」
「他跟巫师做了条件,用他下一世的一辈子,换这一世多活20年。巫师答应了,但有个条件,他不能爱上任何人,他也开始了他的报复之旅」
「巫师没有骗他,他确实活过了二十,但当他好不容易在25岁时有了能力去抓他的仇人时……你,艾玛伍兹,出现了」
「他放弃了杀去仇人的目标,天天陪你过着无趣的生活,但他也提前死去了,所以,他死去的原因……就是你,园丁。」
        艾玛的双眼越瞪越大,里面充满了不可思议,泪水也渐渐从里面滑落。突然,她的双眼突然充满希望,一把拉住鹿头的手,问他「那个巫师在哪里!?」
***
「你确定吗?」巫师用他那苍老的声音问着。
「我确定。」艾玛的眼里躺满了泪水,「我,艾玛伍兹,要用我的永生永世,去换……杰克这生的平安……」
***
「艾玛小姐」他笑了,「当天你不是问了我已经话吗?我现在明确的回答你,」
「Yes I do」
「是的,你可以」
……